爱往自由awzy.com

健康品质-只为便您® www.1R.com.cn

购买福建特产半边梅500g

 

[接【幻1】]

在被这奇怪的梦打回现实的我依旧安静的闭紧双眼,我双手紧握了一下两侧的扶手,以提醒自己刚刚不过是短暂的做了一个梦,

好像人都拥有可以在黑暗中强大神奇的想象力,就像虚拟现实一般,只需不睁开眼睛便可以复制出另一个自己,然后在脑海中回顾刚刚梦里发生的场景。

我能清晰感觉在掉落的那一刻心里的真实恐慌和推测感知到接触地面时的绝望和巨疼感。

我轻舒一口气,暗暗窃喜这如此真实的那几秒只是一个梦而已,好好的坐着活在这个世间可真幸福和愉悦!但是另一个可以窥见梦中的我在刚刚回忆的梦境中也并不能看清上方紧紧注视我的人是谁。

我睁开眼,刻意的咳嗽了两声,站起来。扭动一下脖子。心里再次告诉自己,梦只是虚幻的,别放在记忆里,快快忘却掉!

接下来我回到我所在的办公室,一同值班的同事在兴致勃勃的看视频,全然不知道我刚刚经历的紧张感,我没有告知他,不久送资料的终于来了。我便短暂忘记了在前台这短短休息时间里如此奇怪的梦。

我回过神,看了下表,现在是20点56分,我继续了前进回家的步伐,但我还是疑惑自己为什么在回想下午陌生中年人的一个电话而将自己做的梦联系在一起。同时好奇心也在悄悄的告诉自己‘老板晚上是在和谁通电话?为何今日下班时间如此晚?陌生的中年人是如何知道我和老板的名字,甚至连这种上下级的关系都知道?我才来此公司2个月而已’来电号码是显示北京虚拟运营商,但是百度搜索的确实黑龙江。

哎,我是不是想多了 ,也许那个陌生的电话仅仅是一个低智商的诈骗或者是恶搞。对,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我怎么突然变的如此迷信,肯定我只是碰巧接到了一个陌生中年人若干个拨出的电话中的一个,碰巧做了一个梦罢了!总会遇到无聊的人,总会在睡觉的时候做个梦。

我深呼一口气。镇定的笑了下。

公路旁不断驶过的车辆引擎声和前方驶来的共享单车铃铛声在耳边交织,我加快脚步踏往家的方向,想着晚上该吃点什么好。

晚饭后,我接着观看和我年龄一般大的动画《风之谷》。惊叹那个年代便能有如此巧妙的构思。想象力真的太丰富了。里面的树林和村庄被充满散发毒素的腐海吞噬,人类呼吸都需要佩戴面具。但是腐海的地底下却是一个充满清新空气的干净空间,地下的树木已演变成化石,所有的沙子都是腐海慢慢消亡后留下的,原来大自然借助腐海把人类造成的污染都吸附消化掉然后慢慢降解成干净的沙子堆积在地下…….

我张开双臂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眼泪形成时屏幕显得清晰了些。我困了 ,关掉电脑拿起手机。我习惯在睡觉前给手机充电,然后检查下闹钟。我走到房间的门旁,桌上是插排。连上接口时,观察到手机信息灯在闪烁。按下主键后下拉菜单时看到有个广告推送信息 和一个未接来电。我顿时皱了下眉头。号码是1705….  搞什么,怎么这个号码这么晚又给我来电,对。就是下午接到的中年男人的无聊诈骗电话。

本快忘掉这件事的我又被拉回到了下午的奇怪通话情景中!哼!有意思吗?我决定回拨过去质问调侃下那个中年大叔。

对方没有彩铃,打过去也是显示的北京虚拟运营商。6秒钟后电话通了。手机里没有声音。‘喂,干嘛这么晚打我电话?’我问道。可还是没有声音。我看了下手机,显示是正常通话状态。计时时间在动。‘喂,喂?’我联续喊了两下。‘谁啊?哪位?’突然低沉的答复声猛的吓到我了。对!我没听错。不是男人的声音。是一位老奶奶的沧桑低沉的嗓音回复的。我停顿了下来。手机里又没有了声音。计时告诉我依旧是通话状态。我被这突然的不匹配人物身份的回复吓到了。下午的来电中,笑呵呵的男性正常讲话怎么突然变成如此诡异的声音。我赶紧挂掉电话!看了下身后的窗子。我望向上方的白炽灯。此刻不是在做梦。我是被人戏弄了吗?是一个无聊的人用变声软件在故意吓唬我?

好像哪里不对。。。。。。